清代扬州为何有“八怪”

29天前发布 5756 0 10

吃鸡大队长

保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清代中叶,扬州活跃着一批书画家。他们精通诗、书、画、章。他们的作品风格鲜明,不拘泥于古代方法,对后世影响深远。在这些画家中金农、郑燮、黄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罗聘、高翔等八人最为著名,被称为“扬州八怪”。扬州能和“八怪”相联系,不靠直播,靠人文。

上图为清代琰皇慎的书法

政风宽松清朝建立后。康熙、雍正王朝为了巩固统治,镇压汉人,镇压异己,推行“文狱”。乾隆登基后,一方面继承了前朝的高压政策,加强了文化控制。另一方面,他采取温和的措施吸引汉族精英,缓解满汉之间的紧张关系。

扬州远离京城,清初清军对扬州的破坏十分严重。乾隆六号以南长江,每次都要经过扬州。他高度肯定了石克发对扬州的坚守“至若史可法之支撑残局、力矢孤忠,终蹈一死以殉”,称赞他是“一代完人”。扬州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为“八怪”奠定了良好的外部环境。

上图为唐代扬州所在地

经济基础扬州,又名广陵,始建于公元前486年,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东连海,西连长江,北连长江、淮河,南连福建、越南,历来是水运的交通枢纽和咽喉“广陵当南北大冲,百所集。”

西汉时期,吴王刘弼利用扬州的沿海优势,“烧海水为盐”。随着盐业的蓬勃发展,扬州经济迅速发展。旧唐书叫《扬州》“江淮之间,广陵大镇。富甲天下。”其富庶可见一斑。唐朝文人卢求在《成都记序》中直言不讳地说:“大凡今之推名镇为天下第一者,日扬、益,以扬为首,盖声势也。”

至元明,两淮盐场产量居全国盐场之首。扬州以其便利的交通条件,成为盐业经营中心和东南重镇。清初,扬州遭受十日屠杀,经济萧条,人口锐减。康熙年间,他多次要求“补商富民”,派“老实人”整顿盐政,使扬州重新繁荣起来。强大的经济实力孕育了“扬州八怪”的土壤。

上图为清代扬州山水

社会认同艺术作品的流行离不开社会认同。据统计,新建院校1139所,恢复重建院校159所,改建教育机构不少于2500所。书院的兴盛,不仅培养了大批各行各业的人才,而且提高了人们的文化素养。

扬州盐商继续前进,争着建书院。雍正时期,两淮盐运使高斌指出:“扬州故属郡治,两淮商土萃处于斯,资富能训,英才蔚起,咸踊跃欢迎,原光盛典。”先后修建了安定、梅花、广陵、江甘等书院,同时,盐商还资助经费,保证书院和学生的日常开销。

上图:清代王辉《康熙南巡图》

在官府和盐商的带动下,书院聘请了有真才实学的著名学者主持座位,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学生前来学习。扬州社会风气高涨,人民群众的精神追求也日益高涨。当地俗话说:“堂前无字画, 不是旧人家。”康熙两位皇帝南巡扬州,极大地刺激了当地文化艺术事业的发展。有需求就有市场,各地艺术家纷至沓来,清朝戏曲作家李斗在《扬州画舫录》中透露,当时各地旅居扬州的画家有102位,书法家有67位。

“扬州八怪”中,郑邪、李复、罗平、高翔是扬州人,金农是钱塘人扬州论坛。他们经历了康永钱三代。黄慎擅长山水、人物、花鸟。他出生在福建宁化。李方英出生于江南通州(今江苏南通)。王胜宁住在安徽扬州。可见“八怪”中有一半来自外地。社会共鸣是“八怪”产生的内在动力。

清朝书画家逖金农(1687-1763)是扬州八怪之首

盐商推动盐商是“扬州八怪”发展的主力军。在历史上,商人是“四人帮”的底层,受到官僚的鄙视。乾隆年间,淮河两江盐务使者陆建增与文人举行了“修红桥”的盛大会议。但规定“经商者不得与之有联系”。然而,民间称盐商为“盐呆子”,嘲笑他们财大气粗,缺乏修养。

金钱与现状的反差迫使盐商采取措施改变现状。他们聘请名人为他们作画、写对联、题匾,以提高自己的地位。黄慎长期得到盐商李石、王浦庄的支持“相对每逢风雨夜,携衾抱枕即吾庐。”《清稗类钞》中记载,马曰琯曾出银三百两,为郑燮还债修房。汪士慎长期住在马曰琯的书屋,因马家小玲珑山馆有个七峰草亭,汪士慎自号“七峰居士”。

郑正协上(郑板桥)

在痛苦之上是一种祝福

盐商做的不止这些。商人程雨辰出资一千两,为郑茜娶了饶五娘。黄申“赴友人饮,见其邻腐肆之妇而悦之,囊无资不能致也。乃画一仙女, 张之装潢之肆。盐商以种值购之, 不可。问其所欲, 则以实告,商因买腐肆之女易之。”此外,汪士慎的《巢林集》和金农的《画竹题记》等也在盐商的资助下,刊印发行。

此外,盐商的收藏风格对八怪也有间接的影响。乾隆三十八年(公元1773年),朝廷编纂了《四库全书》。马悦观借机推出古籍书画等776件艺术品,但燕宗安陆村却酷爱书画,收藏了陆机的《平复帖》、王羲之的《袁圣帖》、苏轼的《寒食帖》、詹子谦的《春游》、顾恺之的《女史箴言》,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八怪”常在盐商家中观察,学习他们的长处,提高他们的绘画技巧。扬州良好的文化艺术氛围为“八怪”的艺术研究和创作提供了空间。

《黄州寒石帖》又名《黄州寒石帖》,是苏轼所作

书画创新“八怪”的出现,与当时书画的创新潮流密切相关。清初绘画界提倡“仿古人”的风格。许巍、朱达、石涛等人对这种滞缓的趋势深感不满。徐渭强调独创精神,注重写意。郑茜对此表示赞同。他刻有“紫藤门下牛马行”的印章,以示对徐渭的敬意。

朱达“白眼面对人”的绘画风格精巧凝练,构图新颖生动。他的水墨画受到“八怪”的高度评价。石涛主张“笔墨要与时俱进”,“不能用在画上的是终极的方法”,进而主张“画的方法是自立的”。石涛晚年在扬州以卖画为生,与46岁的男孩高翔(西塘号)结下了“失恋交情”。石涛去世后,西唐每年春天都会扫墓,直到去世,这说明石涛对高翔的影响很深。“八怪”汲取了徐徐、朱达、石涛等人的精髓,最终成为一批具有创新精神的书法家。

上图清代高翔《梅花图》(局部)

“扬州八怪”的兴起是当时政治、社会、经济、文化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中,既有历史的必然性,也有扬州的偶然性。”“康熙乾隆盛世”提升了国家的整体实力。扬州作为东南重镇,其发展基因必须融入当地文化内涵,并长期相互传承。

文本:黑色时计划为白色

参考资料:

【1】 周美龄对扬州八怪发展动因的研究

【2】 论徐少华扬州文化画派兴起的原因

【3】 《扬州八怪》王维康著

【4】 论李亚茹“扬州八怪画派”的形成

【5】 乾隆在胜利王朝祭祀烈士的记录

【6】 司马迁史记

【7】 高斌《安定书院题词》

【8】 朱可敬《雨窗消失记》

【9】 石涛《苦瓜僧画》语录

【10】 李斗《扬州画船记》

本文由历史大学的团队创作,图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赞赏支持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