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中的扬州,隐藏着我们心中最美好的思念

27天前发布 5739 0 25

掱豛纀籥盇

保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唐代的扬州,因隋唐大运河而繁荣。自古以来,就有“腰缠万贯,骑鹤下扬州”的说法,一旦绣上,便是半个盛唐。李太白也说过“三月扬州来烟火”。在唐代,杨一儿,扬州第一,成都第二,可以看出它是一个超级一线城市。

一、杜牧的红尘旧事,一思念便是一生

杜牧是对扬州感情最深的诗人之一。杜牧的家族很有名,但是他的家族却在衰落。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以他的《阿房宫赋》闻名于世。那时,大家都会背着他的背影:“秦人没有时间为自己哀悼,但后人会哀悼,后人也不会从中吸取教训,以示后人回来悼念。”。

但对杜牧来说,最好的时间是在扬州三年。临走时,他舍不得离开这座城市,更舍不得离开城里的爱人。他悲伤而有意义地写作;

永别了它已经有13年多了,2月初就在豆蔻上面。春风总是把扬州的道路卷起十里春风。多愁善感却总是显得冷酷无情,只感觉到酒瓶前的微笑。蜡烛有一颗说再见的心,为别人哭泣直到黎明。

它已经13岁了,就像2月初的小豆蔻花。看着扬州市十里长街上所有的年轻美女,当她卷起珠帘卖得好的时候,她无法与她相比。

我们不知道杜牧心爱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在封建社会,很少有妇女能留下自己的名字,更不用说那些满身灰尘的妇女了。她一定是自己明白的。只是杜牧要走了,所以不能带她走。这次告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这次是一辈子。杜牧只是觉得喝酒的时候不该出声。桌上的蜡烛有一颗心,它也在说再见;你看它为我们流泪直到黎明。

有人说杜牧是个变态,恋童癖,一个13岁的女孩。他怎么会这样。但对于没有人身自由的她来说,没有杜牧,而是陈木、张牧和赵木。杜牧舍不得放弃,一辈子都想念她,可能是因为她的悲惨经历,或者是因为她的才华,或者只是因为她的命运和她自己一样。杜牧一家就在路中间。从此,他从城市的喧嚣中跌入低谷。从那以后,他无意爱上一个美好的夜晚,于是他一头扎进了烟火巷。

十年后,他给扬州小姐写了一首诗

给扬州的韩绰青山隐水远。江南的草在秋天之后还没有枯萎。二十四桥月夜,玉人何处能教笛子。

二十四桥指扬州,老人在哪里!一次又一次的悲伤

二、秦观:我爱你,就像爱扬州

百年之后,扬州又迎来了一位爱她的文人,这就是秦观。正是秦观认为“如果两人相爱很久,就不会在早晚。”。

秦关是北宋著名的词人。苏轼是苏家四大名士之一。他也被称为淮海隐士。这些文人被称为淮海先生和秦淮海先生。王世贞曾感叹“风流看不到秦淮海,而寂寞的世界已经有500年了”

秦关还自称“淮海人”。我是淮海的一个普通人。淮海在古代是指扬州。黄庭坚在诗中说:“扬州是淮海东南唯一的地方。这个国家没有其他学者。秦绍友秦绍友就是秦关。

北宋1074年深秋的一天,年轻的秦关扬州论坛在扬州第一次见到了他的人生导师苏轼。此后,他与苏轼多次到扬州旅游。

苏轼高度赞扬秦观,当然,苏轼的称赞,小秦的名气也直线上升。

在秦观入仕之前,他的身影频繁出现在扬州的风景名胜区,扬州的风景名胜也是秦观词的创作对象。其中,王海潮和广灵怀旧最具代表性

兴芬牛斗、江联淮海、扬州万景起封。花儿发道香,莺唱,珠帘十里东风。他英俊如虹。它在春天闪闪发光,金色和紫色。巷入垂阳,画桥南北绿烟。回首家乡,他有一座迷宫般的塔,可以看到月亮。帆是锦缎做的,珍珠溅雨。过去是一个孤独的梦。但云和水,挥之不去的宫殿。不如用一万个字,喝一千个小时。

北宋的明月还是杜牧看到的车轮。十里,东风,珠帘,画桥南北,烟火柳巷还在。

秦关平参观了扬州。除了被扬州美丽的风景和风景所迷住,还有一些人是他无法释怀的。《扬州梦》写在元丰二年,据说是关于扬州的一个艺妓

到了晚上,乌云密布,流塘的雾雨停了。燕子不归来,慈悲淡如秋。小栅栏外,东风轻柔,花蜜香浓。江南,人在哪里?鹧鸪啼叫打破春天的忧伤。我对曾陪燕的情景记忆犹新。美丽的歌舞,美丽的锦缎裹在头上。酒是花。谁已经溺水十年了?醉醺醺的鞭子拂过晚来,望着绿塔卷起的金钩。好会阻碍,分离是混乱的,经常梦见扬州。

就像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教笛子》中的思念。

三、又一百年后,扬州又迎来了第三位大词人:姜夔

《扬州慢》淮左名都,朱熹好地方,临安少停留在初游。春风十里,如荠菜麦绿。胡妈往河里偷看后,废弃池塘里的树还累得说不出兵来。渐渐的黄昏,清澈的角吹来寒冷,一切都在空旷的城市里。杜郎君的赏金现在太重了,吓不倒。宗斗口词工,青楼梦好,难给深情。二十四座桥还在,浪心在荡,冷月无声。看桥边的红药,知道每年都有谁出生。

蒋奎的诗,以杜牧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教笛子”来品味。

此时的扬州,与杜牧完全不同,当时五彩缤纷的花舞盛开,酒酒满酒,酒已被金国铁蹄践踏。南宋怎么会有恢复老山旧河的远大志向呢。

姜奎的偶像是杜牧。杜牧把他所有的生命都留在了二十四号桥上。江奎来到了他仰慕已久的扬州,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二十四桥

哦,桥还在,浪心荡,冷月无音。红药,你这一年一年,你知道是谁出生的吗?

三位诗人对扬州充满热情。杜牧把他的心留在了那里。秦关和蒋奎都是年轻的理想主义者。然而,现实促使人们变老。他们的仕途并不都很成功。所谓官员是不幸的,诗人是幸运的。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扬州就不可能实现了。

作者:韩国新华报

赞赏支持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