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去过扬州师公庙吗?这里不仅景色秀丽,而且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天前发布 1921 0 24

once丶大琳

保密 | 这个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扬州师公庙不是一个热闹的风景区,而是一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田田位于梅花岭旧址,广竹门外大街24号,延福路护城河对面。

史可法塑像

1645年4月,扬州经历了残酷的“扬州十日”,血流成河。扬州总督石克发为义献身。他的养子斯蒂夫没有找到他的尸体,于是在梅花岭下建了一座坟墓。这就是今天师公庙的由来。

过去,你必须买票才能在这里比赛。现在可以凭身份证买票惠民了。穿过河边的小门,我们可以先看到两棵古老的银杏树。银杏树春天生机盎然,秋天金黄,冬天四季含铅,来这里看看银杏,是我偶尔的兴趣所在。穿过古银杏树的庭院,您可以欣赏大厅。石克发塑像两侧,都有康熙亲笔题写的对联,“数梅花之死泪,分老大臣心”!上面有一块“雄伟山川”的横匾。这是清朝作为赢家进行精神重建的需要。

享堂

穿过香塘,就是石克发的墓。人们到扬州祭奠石克发,这座墓就是供养的地方。站在这里,想起刚才读到的那封“和我妻子的信”,我深深地感受到了信的内容:“等夫人,杨太太,夫人,女士。北方士兵18日包围了阳城,尚未发动攻击。可是,心已经走了,无法收拾。法律迟早会死的。我不知道我妻子会不会跟着我。在这样的世界里,生命是无用的。最好早点做决定。他的妻子很不幸,所以她不得不请四爷、大哥和三哥来照顾她。她让他为所欲为。在这一点上,这本书是破的。它将于4月21日寄出。”

这是一封搁置生死书的文字,是一篇非常悲观的文字。生活中没有希望,没有欢乐,只有对死亡的渴望。因此,这句“月圆两半,老大臣之心”,非常贴切准确地表现了石克发当时的颓废心理没有比心死更痛苦的了。当时,石克发的心已经死了。

与享堂并列的祠堂

离开花环,继续进入后花园。它曾经是扬州博物馆的旧址。花园里还有些旧石雕。石岛和石羊是我们的最爱。每次我去玩,我都会上去坐一会儿。这是两只温顺的动物。不高,不威严,坐在上面,有一种今夜莫名升起的感觉。

花园里有山,有水,有亭台楼阁。山不高,但仙人有名。在这座山上,有最好的梅树。冬天,你可以在这里欣赏美丽的风景。老秋的腊梅与盛开的红梅相得益彰,最大限度地突出了梅花的精神和品格。

上山有两条路,都是蜿蜒的台阶。它叫山,但实际上很小。在没有山的城市扬州,人们对山的热情和渴望融入了人工假山。瘦西湖的小金山就是这样,石公寺的梅花岭也是如此。正如亚鲁先生所说:我们为什么要小?小有其美。三步五步登顶,虽然不能产生英雄气概的“天高人造峰”,但“登东山小鹿”的感觉还是会出来一点。在山上,会对名山大川有更多的期待,希望能有一个“会灵居定”的攀登!

转到梅花岭的另一边,广陵秦社就藏在其中一座不显山露露水的建筑里。扬州古琴,无论是在制作技巧还是演奏水平上,都是中国的佼佼者。当时,嵇康临终前,他的宋光龄三宽厚庄重。从此,全世界都说“广灵散成了杰作”!不是的。在十大古琴曲调中,“广陵三”尤为突出。看着那些坐在琴前“轻收慢扭”的大师们,心中充满了深深的敬佩。

广陵琴社

余伯牙与钟子淇的邂逅,是一个在山水中相见知己的好故事。其实,我更喜欢的是金庸小说《小凹敖江湖》中刘正峰与曲阳的相恋。香港TVB的“笑声海”,深沉的味道。钢琴长笛合奏的乐章,像“广灵散”一样,声韵悠长,久久不衰。

在广陵秦社门口,一把铁炮意外引爆。不知道是不是扬州十日,一门红炮射向扬州城门。不过,在师公庙放枪是很正确的。史可法的坚持是最后的亲密陪伴。他可能想要一个仪式来寻找为国家而死的庄严。这是一种“为仁舍命,为义舍命”的行为。他把自己的死托付给了养子斯蒂夫。

史蒂夫没有否定他。军中的纯朴刀剑戟打败了他。他没有达到“一人成功,万骨凋零”的成功,也没有达到“泰山倒在他面前,颜色不变”的平静。不可能知道他是否被随意埋葬在成千上万的尸体中。幸运的是,斯蒂文为他建了一座坟墓,这是清朝统治者赞美的基础。

有点吓人的《广陵散》在广陵秦社问世。我坐在梅花岭这边的半亭里。在半路上。我想休息一下。然后我转向左边的祠堂。这里不仅有历史人物肖像画,还有将军纪念碑。

一张古琴

书信、物品和石板营造出一种阴郁和荒凉的气氛。扬州市在历史上遭受了不止一次的苦难。有宝昭的《婺城赋》、蒋奎的《扬州人》,最后是王秀初的《扬州十日》。与前两部文学作品相比,《幸存者》的创作更像是一部报告文学。

在展厅右侧的展厅里,有图片和文字展示着那段历史。在两平方英寸之间,这个花园很精致,并不比别人差。我看过不止一次,所以这次我没有仔细看。

出了师公庙,我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幸运的是,我不是出生在那个时代。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词。

肖形假山石
赞赏支持

登录 后发表评论
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过~